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当代文学论文 → 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论余华小说的人性化倾向

摘要:余华作为先锋派的代表作家,其作品惯于表现人生的苦难与死亡的威胁,常常让主人公在最大限度的压迫下去展现主题。但是,这些安排无一不为了使人性遭受锤炼,是为了让人性的光辉得到最大限度的展现。面对无边的人生苦难,他开出的药方就是:“活着”。在活着的过程中去消解一切对于人的生存不利的因素。在活着的过程中实现人性的自我超越。
关键词:余华; 苦难;  活着;  人性


on  the humanized trend of Yu -hua's novel
Abstract: Yu -hua is as representative's writer whom the pioneer sent, its works are used to displaying the suffering in life and threat of the death, Often let protagonist's oppression in the maximum go down to represent themes . However, these arrangement have for making human nature temper one, in order to let the glory of the human nature receive the representing of the maximum. In the face of the suffering of boundless life, the prescription that he draws is: " live". Clear up all factors with unfavorable existence to people to the course alive. Realize the surmounting oneself of human nature during the process of living.
Keywords: Yu-hua; suffering; living; human nature


作为中国当代先锋派小说的代表人物,精致和尖锐成了余华小说的特色,他的作品写得极富真实感而又开掘出深厚的哲学内涵。在他所营造的充满冷酷、怪诞、残忍和血淋淋的真实的文本世界中,他以其鲜明的个人化的叙事方式对个体生命的生存状况进行了执著的哲学探究,暴力、残忍、荒诞、死亡一类具有生存本质意味的主题贯注到每部作品中。然而,所有的这一切,无不归结到“人性”这一本源,这是他小说所有母题与主题的衍生地,是他所有文学与精神追求的出发点。余华的作品既重于技术层面的实验与探索,又同时凝聚着鲜明的精神特质。在一次又一次的探索过程中将对人性的开掘过程发挥得淋漓尽致。

1, 直面惨淡人生,展示无边苦难
苦难的来源基于现实对人生的戕害。它一直是余华小说反复渲染的主题。尽管余华自己说:“作为作家本人,变化是基于他本人对自己比较熟练的写作方式的一种不满或慢慢产生疲惫感”。[1]然而,对“苦难”的揭示使他乐此不疲,而作为主题的苦难在他的小说中也得到了不同形态、不同深度的表达。在他小说转型中,“苦难”这一主题始终未变,而且在形式方面有了新的发展,在内容上则开拓出新的境界,并在一个新的哲学高度得以展示。“苦难”体现为一种人生悲剧和必须直面的生存困境。
对暴力的“心醉神迷”使余华的笔触呈现出某种暴力的迷狂与感觉的放纵。曾有人拿余华与鲁迅作比。两者都有撕破一切假面具的义无反顾,但鲁迅对现实的批判忧愤而深广,他从不耽迷于人性恶的展示,对“黑暗”处理得有节制有分寸。没有更多文化因袭的余华则轻易地把人性恶从容细说,不仅展示,而且把玩、咀嚼,人性深处的防线被余华轻易地拆除。从《十八岁出门远行》开始,人们对“我”的欺诈与暴行已经初步显露了余华对世界的看法。《一九八六年》从一个悄然而至的可怕的疯子开始展开了古代种种酷刑的实施。在《现实一种》中余华更是以冷观和审美的态度为“暴力”造型,向人们展示了亲人间骨肉相残的血腥场景。这一切,是人世的丑与恶,却正是以反命题的形式展现出人性的扭曲与毁来是何等的触目惊心、令人毛骨悚然。阴阴地充斥在文字中的杀戮、暴力、血腥、欺诈、阴谋交织出一幅浓重的罪恶黑幕,它不仅让人感到恐惧和不安,更让人感到世界的黑暗和无边的苦难仿佛是一张不可挣脱的巨大的网,让人辗转反侧于其中却永远只有受其折磨。所谓“伤痕即景,暴力奇观”[2]式的苦难背后,却有一种理想形态的存在,一个“与现实关系紧张的愤怒作家”[3]为着这种理想“给世界的一拳”[4]。可是理想的光芒照耀不了那么大、那么浓的黑暗与苦难,在现实的人生与世界里,理想的持有者遭受到更为广阔、无孔不入的苦难。
苦难有时不是具体的事件,而是以重复、恒久的方式展开,不仅生发出现实生存的暴力,而且以死亡这一重复的形式见证着不断变化的时代对生存的持续威胁。如果苦难的存在是不可拒绝,不可改变的,那么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世界的存在对于我有什么意义呢?余华正是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消解世界与人生的存在。由于人不可抗拒厄运,世界就变得荒谬而意义亦随之丧失。《鲜血梅花》、《河边的错误》、《古典爱情》就着力于对意义的消解。而死亡之于生存无疑是个最巨大的意义消解体,所以“死的观点和恐惧,比任何事物都更剧烈地折磨着人这种动物,死是人各种活动的主要动力。”[5]《四月三日事件》结尾暗示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的记忆以及对这强大的宿命的恐惧是少年精神患病的最初根源。海德格尔指出,人的存在是一种“向死而生”,人必须面对、忍受死亡这一终极随时降临在每一瞬间的可能性,这是生存之为荒谬与虚无的根源。这在《夏季台风》中得到了有形的表达。地震、梅雨、台风成为困境的象征性显现,任何一种都直接地威胁着人们的生存,面对着死亡的随时可能来临,人们徘徊于房屋与简易棚之间,感受着两种同样难以忍受的恐惧与焦虑,这也演绎着海德格尔论析此在在世的“畏”与“烦”。精神的疲惫成为无尽的荒原,吴全的死亡仿佛成为一种成功的逃离。死亡成为对由其本身产生的恐惧与焦虑的解脱,这在更深刻的意义上构成了荒谬。然而在余华的笔下,死亡并不能作为解脱谬境的出路。因为,人还要“活着”。

2.处于暴力与生活的意义消解之下的人性寻索
可是,人的苦难并不是上天的惩罚,更多地来自于人与人之间,来自于强弱不同的人群之间的互相倾轧。而这种倾轧往往意味着一种死亡的威胁。可是,当时移势易之际,强弱亦易转,昔日的弱势群体也同样用暴力来对付一切,这就是一个命定的恶性循环吗?余华的小说也集中地探讨着这一点。人性应当是这样的吗?《在细雨中呼喊》中成人世界对成长的倾轧使孩童在小小年纪就已领悟到获取权力的奥秘就在以更大的暴力制伏暴力。童稚的“我”心中留下的伤痕与耳濡目染的恃强凌弱使其在步入成年后必然会以对暴力的施用来获得权力实现反抗。根据弗洛伊德的说法,被压抑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夺窍而出,成为一咱毁灭性的力量。《黄昏里的男孩》中孙福惩罚偷水果男孩的残忍也源自生存中的苦难对他的褫夺,压抑多年的创痛一旦找到可以渲泄的机会便表现为暴虐的方式。在这些小说中,余华使我们进一步看到了现实生存中的苦难与暴力彼此生成的关系。在《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中,苦难作为一种更为严重与持久的威胁生存的力量被不断强化,正如先锋文本中对暴力的极致书写。苦难的无所不在使它成为人永远无法逾越的生存形态,活着即是受难的过程。苦难同样是启发余华创作的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灵感的重要来源,也是二十世纪的艾略特、卡夫卡、萨特们无法摆脱焦虑的原因之一。这种苦难于人生似乎是一个沉重然而不能摆脱的包袱,它贯串于人生所有的时空。似乎已完全将人性之光遮蔽了。

余华以一种无可奈何的笔调,写出了每个人在命运面前渺小、可怜、命若游丝,毫无反抗之力。这种宿命性的生存在他的《十八岁出门远行》中已崭露出来:“公路高低起伏,那高处总在诱惑我,诱惑我没命地奔上去看旅馆,可每次都只看到另一个高度,中间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弧度。”[6]  不断出现的“弧度”象征着人生是由一个个接踵而来、永无休止的宿命性困境连缀而成,而那些“高处”则是驱使人前行的欲望的目标,一经到达便发现实质的空无所有。象征彼岸和精神停泊地的旅馆始终也没有出现,成为永远无法到达的虚无,然而人又无法摆脱存在的宿命,“尽管这样,我还是一次一次地往高处奔,次次都是没命地奔

[1] [2] [3]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