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外国文学论文 → 卡夫卡文学风格发生论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卡夫卡文学风格发生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不详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卡夫卡文学风格发生论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卡夫卡文学风格发生论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卡夫卡文学风格发生论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原来小说还可以这么写”,这句对于卡夫卡文学风格的模糊评论及其具有宣示西方现代小说艺术诞生意义的经典话语,自G·马尔克斯说出来之后就被文学界多次引用,但卡氏文学风格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时至今日学界都没有较好的阐释。多年来,多数论者都仅就其小说文本所表征出的审美特质进行较为“平面式”的归纳,或从“审美现代性”这个“宏大叙事”的角度进行“大而化之”的解读,或从渊源学的层面作出学理并不严密的阐释①。
  卡夫卡的确让研究者们为难。为难首先在于,他不是一个文学理论家或评论家,没有给后人留下系统的关于文学理论或批评的话语。他对文学的看法多是在自己创作实践的基础上提出的关于文艺观念的点点滴滴——其对于文学风格发生的意义极其有限。其次在于,作家很少在其日记、书信与文学手稿中详述前辈作家对他的影响,少有较为具体展开他对前辈作家文学思想、艺术风格的论述,相反,我们大多只能读到相关方面的只言片语,而且这些只言片语还多是“我在某天读了某人的著作”之类的信息量极为有限的陈述。从文学渊源学的层面讲,这无疑也带来很大的困难。
  那么,卡夫卡文学风格的发生学就不可“求解”了吗?当然不是。综合前人对此问题近乎点滴又多少有些偏颇的论述,笔者拟主要从以下几个有些本源性的角度展开:作家心性特征;其生活观、文学观及二者间的错综关联;作家的相关身份或经历所导致的取材与用词倾向等。
  
  一
  
  中西文论家都非常重视作家的性格特征、精神气质与其文学风格的互动关联。那么,卡夫卡的性格、精神气质具有哪些突出的特征呢?这些特征对其文学风格的形成又有哪些具体的影响呢?
  总的来说,卡夫卡属于内向型性格,但是到底属于内向型中的哪一种,又是一个问题。按照荣格性格哲学对内向型性格的分类来看,他似乎兼具其分类中所有种类(感觉、直觉、思维、情感诸型)的一些特点 ,并且往往把这特点发展到极致。当然,在此复杂混融中,笔者还是倾向于认为他主要属于内向思维型。按照荣格性格哲学理论,这种类型的人主要具有以下特点:第一、具有含羞草一般的敏感、忧郁型的气质、抽象难解的伤感;第二、执着、任性于观念的巨大真理之中,对外在客体持冷漠、甚至嫌恶的否定性关系,而醉心于事物的效果和自身深刻的主观感;第三、在意识中老是觉得人类深不可测;第四、在他自己工作的特殊领域里,常引发激烈的冲突,但对这些冲突他却束手无策,为一种内在的紧张而奋斗;第五、总是将问题思考到他能力的极限,以致把问题复杂化了,一再陷入他自己的犹豫谨慎而无法脱身②。
  可以看出,这些特征之间具有较强的逻辑关系,形成一个“逻辑场”。当然,这些还主要是从理论上说的。然而,深入阅读卡夫卡的生活与写作实践(文学写作状态、性格在其文学文本中的修辞性投射),会发现这一切在其身上都有着至为明显的体现。
  由于继承了母亲家族的遗传基因,更由于不正常的家庭氛围(“母爱”的错置——放到了其父亲身上,父亲的专横,妹妹的太年小)③,时常提心吊胆被家厨告状的上学(小学)经历,以及先天的犹太人身份与时代反犹浪潮给予犹太人的压力,卡夫卡从小就较为突出地表征出主观敏感、忧郁及近乎神经质的性格与精神气质。而更为严重的是,它们使作家的早期人格的深层处于严重的分裂、破碎状态(这种情形随着作家成年后所遭遇的事件:父亲对其从事文学创作的不理解、对其文学创作成绩的不首肯,反犹主义及其浪潮以及“犹太复国主义”所暴露出的犹太文化问题,自己移情于文学却找不到归属,后到式的追求信仰却又破碎不堪等等,越来越严重)。莫名奇妙的伤感、紧张感、恐惧感(顽症式的“情绪化”症);“神经质”式的妄想狂(迷幻之思)、内心的自我折磨;突出的人生挫败感(无能为力感),超强的强迫性驱力(非自发性驱力),深深的内在不安全感、无存在感(借用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分析学家卡伦?荷妮的说法,就是严重的生存性的“基本焦虑”④)等等,终生像恶魔一样追随着他。
  从心理学常识来讲,一个人不能在外在现实的存在中肯定自己,他就只有退回内心,在内心生活中进行求证。而这种退回与求证往往以对外在存在的否定作为内心生活的前提(甚至结论)。也就是说,这种退回往往意味着一个人主观生活的突出展开:他与世界构成否定性关系,醉心于外在人事物的效果和自身深刻的主观感受。进一步,对于那些对世界、生命有着独特、深刻领悟与思考的人来说,这种“主观”往往具有极强的个人主体性能力,也有着明显的“客观冷静”的一面。他会在这种深刻观念指引的“客观冷静”中反观现实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执着、任性于观念的巨大真理之中。然而,这样的人似乎命定会终生在这种观念的巨大真理中流浪:他会将问题思考到他能力的极限,把问题复杂化,在意识中老是觉得人类深不可测,时常引发激烈的冲突却又束手无策以至犹豫无法脱身。毫无疑问,卡夫卡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说,他早期的人格分裂还处在直面生存的直观化感性化阶段的话,那么,成年后的外在现实人事与内心生活甚至内心观念本身之间所构成的激烈冲突(如上文所列)所造成的人格分裂就具有非常明显的形而上性质。
  另外,从病理心理学来讲,如果说性情敏感忧郁有些神经质的人比较在意生活细节,容易把别人认为很正常的事情与现象看成不(太)正常,从而形成自己与社会、他人比较强烈的“差异感”的话;那么,人格深层处于严重分裂与破碎的人则更是容易形成自己与整个世界、与所有“他者”的“异质感”、“陌生感”。而此两者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其对世界的“异质感”与“陌生感”的程度可想而知。卡夫卡就说过,在家里,家里人比陌生人还陌生,而对环境周遭甚至整个人类,他则终生都没有形成一种“我们”这样的同在感(终身缺少一种归属感,认同感)。
  行文到此,笔者需要强调指出的是,性格气质对于一个人的行为与观念基本只具倾向性的潜在定向作用,因为对于“后起”的观念本身来说,它基本还仅仅属于“表层结构”。有思考能力的人的行为、对世界的感知在很大程度上还来自观念的指引,不管他是否意识到。相关于这里的话题,笔者认为,具有性情敏感忧郁有些神经质、人格深层处于严重分裂与破碎特征的人,其对世界的感知中如果没有深广的对于世界的观念的指引或渗透,就往往只是一种失落感式的差异感、对抗感。对于卡夫卡而言,他的对于世界的“异质化”与“陌生化”的感知与表述中渗透着他独特的、深广的对于世界的观念意识(于此,笔者不太完全赞同苏宠斌先生的相关论述⑤)。而这些观念意识是作家的生活实践与知识、观念自觉逐步积累相互激荡的结果。也就是说,我们在这里还不能完全就把卡夫卡出于“气性基因”对于世界的这种“异质感”与“陌生感”完全说成是具有形而上意义上的“荒诞感”。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笔者在这里对卡氏“气性”与其文学风格关联的分析基本只是停留在倾向的定向上,而深层的文学风格的形成基础还在后文关于其相关观念的论析中展开(同样,作为作家的卡夫卡对宇宙、人生的异质化与陌生化的内容与形式的表述,也与其对文学叙述的理解相关)。
  那么,所有这一切,与作家文学风格的形成有什么关系呢?毫无疑问,是作家对于世界人事的异质化与陌生化的感知与表述。具体说来就是,它们奠定了卡夫卡文本世界建构的以下方向性基础:看待世界人事的方式(主观化内倾化——观念化、方式与策略层面的陌生化);内容、思想倾向性(异质化、存在本质意义上的“异化”性的陌生化);选材;对于前三者的叙述方式等。这样,我们也

[1] [2] [3]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